赵谷行:药翁画意的当代表达

  • 作者:张帆
  • 2018-05-07

赵谷行摄于纽约洛克菲勒中心自己作品前

 

初识赵谷行,很多人都只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教师——大学毕业后,她长期担任杂志的美术编辑,并从事青少年美术教育工作。熟悉一点的人,会知道她是沪上一个著名艺术家庭的当家人——很多时候,她总是习惯站在先生、著名画家张安朴或者是儿子、同为著名艺术家的张乐陆身后。只有当得见她的绘画作品,才会恍然大悟——一门两个中国美协会员,他们“背后的女人”也有不逊于父子俩的艺术造诣,且,用张安朴的话说,“她画得比我好”。

花圃晨露(国画)

 

耳濡目染大师之道

赵谷行的绘画主攻中国画的写意花鸟,常常喜爱将紫藤、石榴、草花瓜果入画。一草一叶、一树一花,似乎是稀松平常的东西,却能让观者心生轻松愉悦之感。这不禁会让人联想起别号“药翁”的国画大师唐云先生的那篇著名的绘画理论文章《画人民喜闻乐见的花鸟画》。

实际上,赵谷行正是唐云的弟子,且还曾师从多位书画名家,并受到他们的喜爱。赵谷行介绍,童年时,她家与丰子恺先生为邻,常与小伙伴去老画家中玩,长须爷爷的丰子恺和家中的白猫,还有一只白色的冰箱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记得丰子恺爷爷曾送过一张小画给她:一把小剪刀、一个针线包,那大概是老画家让她学雷锋勤俭朴素的好习惯吧。她对绘画的热爱也从此扎根心中。

玉兔临风(国画)

 

赵谷行的母亲是著名中医,家里也常有艺术家朋友往来。读小学时,幸遇陶冷月之子陶为宏,放学后常去陶家画室临画,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对美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选为终生的职业。大学时的老师黄若舟先生是当代汉字快写与书画缘的创导和实践者。在文革时期,她得到著名画家唐云先生的亲临指教,常常目睹唐老先生画荷花、麻雀、芭蕉全过程,常观常有收获。赵谷行家隔街的吴门派曹简楼老师与赵家也是世交,唐云和曹简楼对她艺术道路起到了关键作用,两代人的师生情谊更非同一般,直到两位老先生晚年,她跟他们一道看画的时间不多,但谈艺的话题却很多,年迈之年的两位老先生仍执著追求国画与书法创新,传统与现代的交融,这些也深深影响着她的艺术道路。

鱼乐图(国画)

 

名师指点生活道路

谈起大师们,赵谷行说很多往事历历在目。唐云先生第一次到她家,因为家中颜料没有备齐,让她非常不好意思,但大师不以为意,提笔就画。唐云先生视作画为人生第一需要,对于绘画的材料和环境并没有太多要求,随时随地提笔可画。且先生特别钟爱花花草草等小题材,总说小题材也能见大精神。

曹简楼先生,吴派大家。印象中他永远坐在书桌边那个位子,不是画画就是在研究画。周日的时候,学生们登门学艺,围着老师站成一圈,听他品评自己的作业。每一个学生画的哪一张画他都能记得清楚。“觉得画得好的就挑出来放在边上,其他就卷一卷。”书画篆刻俱佳的曹老曾为赵谷行治印一方名曰“不雕”,赵谷行珍藏至今,只有觉得重要的作品才用上。


绣球团玲珑(国画)

 

乔木先生,因擅长画鸟而得了“百鸟王”之誉。和很多人一样,赵谷行初次登门总会想着,这么会画鸟的人,家里肯定养了很多鸟,于是一进门就环顾四周苦寻而不得,而先生也会很得意地拍拍肚子说:“别找了,鸟全在这里。”

诸多名家的悉心指点加上她的虚心好学,赵谷行练就了扎实的笔墨功底。谈起老师们,她有时会觉得很惭愧。她说,之后,由于还要兼顾家中事务,无法腾出固定时间去钻研,只能向老师们告假。对此,先生们也都非常惋惜,但师生之间仍保持着联络。“曹先生还说,暂时没法画也不要紧,休息一下,空时练练字,写写石鼓文,过一段时间也可以有所得。”

 

双冠图(国画)

 

药翁画意兼顾创新

在大师们的鼓励下,繁忙的家庭琐事也没有让赵谷行懈怠。在此后的美编工作之余,她经常在组稿过程中,将读画品画当成学习的主要方式,从中学到许多真谛。当然,多年来她也没有停止过作画,虽然自称是“瞎画”。也因为没有名利上的追求,一心相夫教子,使得她越发接近中国传统闺秀的境界:画画只为养性怡情。

赵谷行告诉记者,喜爱创作花草果蔬,也是受到唐云先生的深刻影响。唐云先生之所以给自己起了“药翁”的号,一方面是因为经常画药材:荷、梅、竹、菊、芦根、万年青、石榴、枇杷皆可入药。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画如同这些花草一样也能给人一点“疗效”或“滋养”。“身体疲乏了,读点画起点振奋作用。让人们的精神生活丰富些、积极些,也是好的。”

同时,结合时代特色,赵谷行的创作也有不少创新之处。众所周知,相对于西洋画的静物写生主要展现画家的素描功力和光影颜色的把握能力,中国画的花鸟虽然也要考验绘画基本功,但更多是画家个人志趣的直观表达。特别是写意作品,“意”比“形”更重要。在题材上,她更偏爱无名的花草,于无名中出新意。在画风上,多简约清爽,有时还会配上朗朗上口的诗句、俗语,让人过目不忘。

胜似春光(国画)

 

夫唱妇随结伴写生

和先生张安朴一样,赵谷行也是个手脚都勤快的艺术家。手勤,即生活离不开画画。脚勤,则是不畏艰苦到处去写生,往自然汲取灵感和题材。

熟悉赵谷行夫妇的著名作家、上海社科院研究员丘峰教授回忆,有一年元宵过后,他们一同前往客家文化发源地广东梅州采风。那里是叶剑英元帅、著名慈善家曾宪梓、田家炳,以及一代绘画宗师林风眠的故乡。一路上,张安朴静默观察,迫不及待从行旅包里取出画板作起画来。赵谷行也是走到哪里画到哪里。和先生关注风景楼台不同,赵谷行对南方的花花草草情有独钟,留连忘返。每天到山野采风,时不时掏出“迷你本”画几笔花草抑或采上一小束野花带回宾馆,插入水杯中,观摩赏玩,没多久就把几本“迷你本”画完了。

回上海后,赵谷行仍处在兴奋的创作状态中。她每天都翻阅著梅州山区之行的速写本和繁花怒放的照片,饱蘸激情,挥笔创作出一幅幅颇具南国特色的花卉小品:色彩明丽,生气盎然,清新雅洁,仿佛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这些无名花草画在上海展出时,观者驻足默看,流连忘返,同行朋友也无不称赞。

梅州之行后,赵谷行、张安朴又应邀赴港。受香港著名“珠宝大王”李有权博士的委托,创作四幅六尺整的大型泥金纸画作。回沪后,赵谷行默默构思,尽管尺幅大,时间紧,但她才思敏捷,伏地挥毫,一气呵成,取名曰这“‘花样年华’,四时绽放”。那些红紫生动的牡丹,枝头上婉转啼叫的小鸟,以及那些奇花异草,跃然纸上,令人爱不释手。李有权博士接到画后,连连叫好,特地用珠宝嵌镶画框,制作成独一无二、令人叫绝的画屏,受到来往客人的赞誉。而实际上,那些作品也是梅州无名花草带来的灵感。

霜打绣花锦(国画)

 

追求观众喜闻乐见

多年来,夫妇结伴走过很多地方,从名山大川到江南小镇,归来时,两人都会有新作问世。赵谷行的作品在内容和形式包括题材都别有新意,如国画《震泽一绝黑豆干》、《南翔小笼包味道真正好》、《青草沙珍禽》、《寻寻觅觅罗汉菜,颗颗粒粒寄乡情》等新作,受到各界人士好评。在不少油画、水彩等硬笔划唱主角的名家联展上,赵谷行的几幅果蔬、花卉,也常常有不同凡响的效果。对观众来说,就如同吃了一桌山珍海味的大餐之后,偶遇一杯清茶,去腻生津,又能养性养情。

赵谷行的作品也曾走出国门。2013年,上海市政府新闻办精选了8位海派名家在纽约著名的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画展。这一展览是魅力上海”——城市形象推广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赵谷行也入选其中。选择的作品照例也是“小东西”,但无一不展现了中国画以小见大,以意传神的传统之美,为海外观众所“喜闻乐见”。

不过,在沪上画坛,还有一件被广为传颂的美事,莫过于赵谷行的药翁精神在当代生活中的成功实践——张安朴、张乐陆近年来思如泉涌,且作品收获荣誉和赞誉不断,没有和谐愉悦的家庭生活,肯定无法实现。那,便是赵谷行的人生第一佳作。

赵谷行艺术简历

 

1951年生于上海。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后,曾从事儿童美术教育工作,先后在《萌芽》杂志社、《电影、电影文学》杂志任美术编辑二十余年。

赵谷行师从海派名家唐云、曹简楼,主攻写意花鸟国画,喜以紫藤、石榴、草花瓜果等入画,作品多次参加上海美术展,并与人合作出版多部画集,广受好评。她的花鸟清新自然,别具一格,香港、上海、广东等相关美术馆及收藏家收藏她不少画作。2013年,还曾参与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海派画家联展”。

名家访谈更多»
文汇艺术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