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成文:怎样以收促放、以稳写狂

  • 2017-11-03

聂成文,中国书协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文联书记处书 记。讲当代草书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人物。

 

 

第一,多写楷书。如钟繇的《荐季侄表》、王羲之的小楷和《龙门二十品》等等。过去我也曾写过很长时间的楷书,但目标没有这么明确,认识没有这么深刻,现在切切实实体验到楷书对于写好草书,特别是狂草实在是太重要了,若使草书笔沉而字安,便必须写好楷书。在写楷书的同时,有意识地把草书简洁畅快的一些笔法融到楷书里面,使楷书也写得灵便起来,活脱起来。

 

 

第二,多写小草。小草是狂草的基础和前提。小草稳健,平和,法度严整,不激不励,伸缩性强。过去常写的十七帖和怀素小草千字文等,又着力去写,去体会。重点是要把笔稳下来,精到起来,避免怒张,避免草率,避免做作,避免偏执。

 

 

 

第三,进行写法的锤炼。着重训练在快速激荡情况下控制笔的能力,特别是注意笔道的中间环节,力求不空过,不轻浮,无论虚实,也无论方圆,都笔笔到位,画画力足,经得起推敲和琢磨。

 

 

第四,培养和训练良好的创作情绪与心态,使之与写法训练同步,既热情奔放,又冷静沉着,保证技巧充分发挥,乃至淋漓尽致,时出意外。书法艺术毕竟是抒情的艺术,情绪与心态是技巧的灵魂与主导,不掌控好定会失之拘谨或失之过激,使草书失去魅力。而恰到好处的情绪与心态必须在实践中磨炼和生成。

 

 

第五,收与放交替训练。放一段时间便收起来写,收一段再放开挥洒,不断将收的体会融到放中去,同时也将放的精神贯注到收中,在收中能有放的气度,在放中能寓收的内涵,既防止放得过火,又避免收得过度。互相滋补,互相促进,两利双赢。并且经常检查,总结创作中的得与失,及时调整,及时修正。2004年8月我在《整理旧作感怀》一诗中写到:“款款凉风入牖来,径将旧稿展铺开。灯昏夜重神无倦,素纸映得天既白。”道出了我当时审理旧作时的情景与心境。

 

 

 

第六,永远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地看待自己的所得,不背包袱。既勇于开拓,又不自醉自足。把眼光总是盯在自己的作品上,盯在笔道上,盯在自己的缺点和不足上,千方百计地改进之,克服之,提高之,将精力用在最需要致力的地方上。

 

名家访谈更多»
文汇艺术馆更多»